您好,请 登录注册
第1节 1
混沌玄机图一离开高杆,三绝阵中幻象立时全消,不过阵中还是烟雾蒙蒙,是什么烟呢,哈,是战天风这家伙叫人烧出来的湿柴烟,普通人自然是眼难睁嘴难开,不过对枯闻夫人这样的先天高手可没什么用,枯闻夫人一见幻象消失,再见高杆上没了混沌玄机图,连传国玉玺也没了,顿时厉叫一声,狂扑向鹊桥,手中剑以十成劲舞动,将塞上来的喜鹊尽数扫灭,喜鹊虽然成千上万,扑到她的长剑前,却如飞蛾扑进了火中。
可又怎么样呢,喜鹊虽然拦不住枯闻夫人,但枯闻夫人也无法知道这万千喜鹊中,到底哪一只才是盗图之人所化,这就象她的三绝阵,白云裳等人找不到她的真身便破不了阵一样,她现在找不到壶七公的真身,也就截不下图。
白云裳反应何等迅速,幻象一消,她立即便如闪电般扑向枯闻夫人,长剑同样运足十成劲,猛攻枯闻夫人后背。
可以说,如果没有白云裳牵制,枯闻夫人虽然不知哪一只喜鹊才是壶七公所化,但她却可以跟着鹊桥一直杀到七夕鹊桥图边,那时壶七公就要现身了,壶七公身法虽快,可也快不得太多,而枯闻夫人以元神驶剑,壶七公十有八九会死在她剑下,但身后有白云裳牵制就完全不同了,白云裳的剑枯闻夫人是绝对不能无视的,只得回身架开白云裳一剑,混沌玄机图即失,三绝阵已破,传国玉玺也丢了,一败涂地,枯闻夫人急怒攻心,嘶声狂叫:“大家同归于尽吧。”手中剑只攻不守,狂风暴雨般猛攻向白云裳。
白云裳剑法本来守强于攻,枯闻夫人这么强攻,正中白云裳下怀,手中剑似缓而急,似拙而巧,守得风雨不透,看似落在下风,但枯闻夫人竭尽全力,却攻不进她剑圈半寸。
张玉全六个对上白云裳带进阵的六大高手,也是半斤对八两,一时间难分上下。
但另两阵却在刹时间分出了上下。
地绝阵只莫归邪一人坐阵,无天佛师徒却是三人入阵,无天佛本身的功力就要强于莫归邪,何况还有两大高手相助,幻象一消,无天佛立即狂扑向莫归邪,莫归邪若识风,转身就跑,或许能捡一条命,但他不知道啊,没去看挂图的高杆,还以为又象上次一样,只是图上玄力给暂时压制,枯闻夫人终会有法子应对呢,因此他不退反进,长刀一展,迎着无天佛双掌便反攻上去。
可惜这次他错了,无天佛再不给他机会,无天大法全力展开,以攻对攻,边上嗔佛和另一名高手更左右夹攻,而这时枯闻夫人的厉叫声也传了过来,莫归邪百忙中扭头一看,这才知道混沌玄机图已经没有了,三绝阵已是破了,幻象再不可能重现,而他已陷身无天佛三人重围中,再也脱身不得。
莫归邪脑中电闪,知道今夜有死无生,族灭人亡,自己也要丧身于此,莫归邪全身气血刹时间就象给火点着了,一声狂嚎:“战天风,我做鬼也要吃你的肉啊。”再不看无天佛攻来的手掌,却是一刀猛向无天佛光头劈去,全然是同归于尽的打法。
无天佛当然不会和他以命搏命,收掌,闪身,另一掌斜攻向莫归邪左胁,而后面嗔佛两个也齐扑上来,莫归邪这种玩命的打法只可以对付一般的高手,对付无天佛这样的一代宗师还是差了点,无天佛算定,莫归邪若这么疯打,最多三招,他就可以在莫归邪身上打上一掌。
但这次无天佛却算错了,无天佛一闪,莫归邪长刀霍地转向,一个翻身,反攻向身后的嗔佛,嗔佛先近身,他长刀高举,再快也快不过嗔佛,嗔佛双掌齐出,结结实实印在莫归邪身上,双掌着肉,嗔佛一喜,无天佛却是一惊,急叫道:“小心。”
他叫得太迟了,莫归邪一口血狂喷出来,全喷在了嗔佛脸上,嗔佛也是一流高手,双掌以全力打在莫归邪身上,那是何等力道,本来无论如何要把莫归邪打退,可莫归邪竟以这一口血,消解了嗔佛双掌的冲劲,他身子不退反进,大吼一声,长刀往下一劈,一刀将嗔佛一个身子劈为两半。
不过无天佛这时也近身了,一掌印在莫归邪背上,将莫归邪打得直飞出十余丈,半空中鲜血狂喷。
莫归邪身子落地,打了几个滚,挣了一挣,竟又坐了起来,不过无天佛只是远远看着,并没有过去再补一掌,他对自己的掌力是信得过的,即便没有嗔佛先前的两掌,莫归邪中了他这一掌,也是必死无疑,莫归邪挣起来,只是胸中一口悍气不散而已。
“我杀不了战天风,但好歹也杀了他一条狗,也够本了。”莫归邪看着无天佛,惨笑,边笑边喷血,眼耳口鼻中也同时都有血涌出来,无天佛这一掌,已将他五脏六俯尽皆打碎。
莫归邪心气强悍,知道活不了,也不可能杀得了无天佛,所以先前他攻向无天佛的那一刀其实只是个假象,他的本意就是要杀了嗔佛,自己死,也一定要让敌人痛一下。
先前莫归邪回刀攻嗔佛,无天佛便已明白,心中惨痛,但他修为深湛,只是默然相对。
莫归邪惨笑数声,仰天往后一倒,便是无天佛也以为他断气了,谁知他动了一下,竟又竭力翻了起来,抬头看看天,似乎在辨别方向,然后身子用力往左侧一倒,重重的叹了口气,再无声息。
他头对的方向,正指着西北方,向着这个方向,他身子挺得毕直。
那是五犬所在的方向。
狐死首丘。他虽身丧异国,心却已回去了故土。
“阿弥陀佛。”无天佛低声宣了声佛号。忽有夜风吹过,卷起一阵青烟,刮向遥远的天边。
莫归邪落气的同时,钱不多也已遭了灭顶之灾,除吊靴鬼外,鬼狂另带了四名高手入人绝阵,幻象一消,鬼狂吊靴鬼猛扑向钱不多,另四名高手两人一组围向鱼玄姑舞弦,鬼狂身到中途,忽地一翻,背后吊靴鬼从他跨下直钻过去,箭一般射向钱不多,而鬼狂却翻向一边的舞弦,双爪一扬,二八一十六个爪影漫天盖地,罩向舞弦。
舞弦正全力迎击另两名高手的左右夹击,再没想到以鬼狂的身份,竟会突然来偷袭她,而且是和其他人合力夹击,又惊又怒又慌,百忙中纤腰一扭,闪开左面的一剑,右掌一拂,格挡右面的一掌,左手举琴,竟想以无弦琴硬接鬼狂一爪。
论功力,舞弦其实还略输于鱼玄姑,只是勉强能挨着一流的边,便是双手举琴,竭尽全力,想要挡开鬼狂九鬼搜魂手的全力一击也是绝不容易,更何况还要分力格挡另一面的进攻,只能单手举琴,这个和飞蛾扑飞,并没有两样,舞弦当然也知道,但她没有办法啊,鬼狂的打法实在太出乎她意料之外。
琴爪相击,无弦琴如朽木船碎裂,鬼狂一爪直落,正抓在舞弦头顶。
舞弦身子重重一震,轻飘飘落下地来,鬼狂这一爪用的是阴劲,她头顶并没有破皮,甚至头发都没乱,但头皮下的整个头骨却已碎裂,她甚至都没有叫一声,无声无息断了气。
鬼狂一爪着肉,再不多看一眼,身子复往后一翻,再次扑向钱不多,钱不多刚与吊靴鬼交手一招,舞弦就死了,而自己却又已失了逃跑的机会,不但鬼狂已扑回,夹击舞弦的两名高手中更还分出一人围向他,已形成三面合围之势,钱不多一时间惊怒交集,怒视着鬼狂道:“鬼狂,你一代宗师,竟然和手下合力围攻我一个侍妾,你要不要脸啊。”
鬼狂嘿嘿一笑:“人活着才有脸,你是死人,那就不必要脸了。”双爪一扬,九鬼搜魂手当顶抓下。
钱不多功力虽不如鬼狂,但相去也不是太远,即便有吊靴鬼帮手,想杀钱不多也并不容易,另四人对付鱼玄姑舞弦也一样,虽然是二打一,同样无法在短时间内搏杀两女,而只要钱不多看出情势不妙,必然会全力突围,所以鬼狂才使出这下驷对上驷之计,以吊靴鬼拖住钱不多,自己则以雷霆万钧之势,一举搏杀舞弦,这样就形成了两个三对一之势,钱不多再想跑可就难了。
鬼狂人如其名,性子中很有几分狂性,别人认定不能做不屑做不敢做的事,他偏偏就要反其道而行之,钱不多也是成了精的人物了,可惜却没能看透鬼狂这一点,一着错,满盘输。
惊怒交集的钱不多势如疯虎,左冲右突,鬼狂步步紧逼,吊靴鬼加另一名高手左右夹击,绝不给钱不多破围而出的机会,十余招后,随着一声惨叫,鱼玄姑也死在了另三名高手的围攻中,不过她临死一击,也重伤了一名高手,而另两人则立时加入对钱不多的围攻。
钱不多眼见情势越发不妙,情急拼命,双手金瓜捶一荡,将身周几般兵器一齐荡开,仰天一声异啸,口一张,嘴中突地吐出一个铜钱来,那铜钱迎风变大,刹时便长得有桌面大小,铜钱飞速旋转,晃起金灿灿的黄光,钱不多双手一振,两枚金瓜捶脱手打出,猛击向左面的一名高手,身子同时一拧一钻,竟然钻进了钱眼里,四肢撑开,一个身子绻缩在钱眼中,铜钱旋转越急,跟着那两枚金瓜捶,急射出去,这个情形,似乎他是要借钱从这一面突围,鬼狂斜里兜抄,鬼狂身子一动,那枚铜钱忽地转向,折而向右,去势若电,这一变,钱不多用了全力,急速旋转的铜钱发出嗡嗡的震动声,让人心血下沉。
但出乎钱不多意料,他这声东击西之计,竟然没能瞒过鬼狂,鬼狂的身子突就出现在了铜钱的正前方,双爪一扬,急抓铜钱。
钱不多再想转向已是不及,惊怒交集,一声狂嚎:“一钱横行,挡我者死。”再催一把劲,铜钱迎着鬼狂双爪便急撞上去。
鬼狂似乎不想和钱不多硬拼,看看铜钱急撞过来,斜身错步,往旁边一闪,他这一闪,有可信处,要知钱不多功力与鬼狂相去并不太远,他又运起了一钱通神的绝学,鬼狂若与他迎头对撞,即便能把钱不多留下来,自己也一定会受伤,不想受伤,便只有先闪开再追杀。
钱不多认定鬼狂就是这个心理,眼见鬼狂闪开,狂喜急冲,九鬼门身法虽快,他的一钱通神可也不慢,只要冲出了包围圈,即便无天佛白云裳全来也留不住他。
鬼狂闪开的时候,在地下重重踩了一脚,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脚印,钱不多完全没去留意这个脚印,但就在他连人带钱从脚印上飞过的时候,那个脚印里面突地射出一缕黑影,闪电般射进钱眼,重重的撞在钱不多身上,竟将钱不多从铜钱里一下子撞了出来。
那黑影竟然是吊靴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