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请 登录注册
第2节 2

吊靴鬼吊靴鬼,就是吊在靴子后头的,钱不多却没想到这一点,也没留意吊靴鬼是什么时候吊在了鬼狂靴子后头,给他做脚印踩在了地下。
钱不多一给吊靴鬼撞出来,鬼狂立即顺势补上一爪,他与吊靴鬼是配合好的,时机拿捏之妙,钱不多别说已经吊靴鬼撞得受了伤,便没受伤,也绝逃不开鬼狂这一爪。
鬼狂这一爪正中钱不多后心,钱不多一声惨叫,鲜血狂喷,身子往前扑,双手前伸,似乎想抓住往前疾飞的铜钱,却终是没抓住,扑通一声落在地下,挣得两挣便断了气,那个铜钱却直飞出百余丈,越飞越小,最终变得和普通铜钱一般大小,落下地来。
枯闻夫人虽在与白云裳恶斗中,仍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莫归邪钱不多差不多同时丧命,枯闻夫人急怒欲狂,却也知大势已去,对白云裳猛攻一剑,身子一闪,连出数剑,将与文玉梅六个缠斗的净尘几个一齐扫开,厉叫道:“撤回庄去。”
文玉梅六个收剑后退,急掠回庄,枯闻夫人亲自断后,这时无天佛鬼狂等人尚不及来援,给枯闻夫人师徒七个直撞出阵去。
阵已破,传国玉玺也拿到了,枯闻夫人的死活到并不特别放在白云裳身上,他不追枯闻夫人,却反身出阵来寻战天风,但阵外却只有壶七公一个,不见战天风的身影,白云裳急了,道:“七公,天风呢?”
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壶七公摇头:“我一出阵,这小子就不见了。”
白云裳脸色大变,四面急看,叫道:“天风。”
“白小姐,你不必担心吧,这小子好象是在弄什么鬼,没事的。”看白云裳一下就变了脸色,壶七公暗暗摇头,嘀咕:“那臭小子精得象个鬼一样,白小姐却当他是三岁娃娃一样看着,唉,禅心慧剑的白衣仙子,也只是世俗儿女而已。”
战天风去了哪里呢?他去了无闻庄。不过并没有进庄,而是在离无闻庄前一里的地方,煮了一锅一叶障目汤喝了,然后等在空中,而在他的身下,烟气缭绕中,排着一队一队的草人。
这些草人在这里已摆了好几天,以前都是真的草人,但惟有今夜,草人里面是真人。
这就是战天风与赤虎弄的鬼。
战天风知道枯闻夫人加上六大弟子,实力强悍,即便破了阵,想要搏杀她也绝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但他想到一点,即便破阵,枯闻夫人也应该不会立即就落荒而逃,她一代宗师,又在无闻庄经营了数十年,不说心里总会有些舍不得,就是面子上也会下不来,该会回到无闻庄,再垂死挣扎一阵,当然,对这个判断,战天风并无把握,但他要试一下,想要搏杀枯闻夫人这样的宗师级人物,本就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,试一下,不成功也无所谓啊,于是他让赤虎派兵扎了很多草人,摆在三绝阵与无闻庄之间,每天在这里练兵,把草人当箭靶子刀靶子,迷惑枯闻夫人,让枯闻夫人不以为意,直到这天夜里,破阵之前,才悄悄的让士兵以湿手巾捂了口鼻钻进草人里,这些草人总共有一千具,而钻进草人的士兵,却是人手两具手弩,战天风的想法,只要枯闻夫人回无闻庄,那么两千具手弩对空齐射,就很有可能将枯闻夫人象射野鸭子一样射下来。
冲阵之前让人以湿柴烧烟,一是为了掩护士兵钻进草人,二也是形成烟幕后,枯闻夫人等飞回无闻庄时,因为烟雾的遮挡,不会从远处看出草人的破绽,发现里面的士兵而绕路或者高飞。
当然,就算一切如他所算,枯闻夫人阵破后回庄,也没发现草人中暗藏的箭手,想要射下枯闻夫人这样的绝顶高手,仍有相当的难度,所以战天风才不肯进阵去,到这里来,喝了一叶障目汤等着,他要借鬼牙之力,先暗算枯闻夫人一下,便杀不了枯闻夫人,至少也要让她带伤,再避箭就要难多了,那才有可能最终杀了她。
战天风对这一切并没有把握,用这样的手段暗算枯闻夫人,也有失风度,再加上用鬼牙袭击枯闻夫人也要冒一定的风险,白云裳若事先知道,说不定会反对,所以战天风就瞒着不说。
那边阵中打得热火朝天,战天风却在这里干坐,心中惴惴:“要是枯闻夫人破了阵不回庄来,或者干脆在阵中就给云裳姐他们围住干掉了,那本大神锅这一番心机就白费了,不过好在七公那老狐狸不知道,就算白费了劲,也不会给他看笑话。”
而就在战天风心中七上八下的时候,烟雾中黑影如电掠来,最前面是文玉梅张玉全等六大弟子,后面是枯闻夫人,师徒七人一个不少。
“灶王奶奶显威力,烟熏腊肉过大年。”战天风狂喜,远远瞄着枯闻夫人来势,调整方位,双手捏诀,运起敛息功,静静等候。
枯闻夫人师徒七人一晃即到,一则是战天风的惑兵之计用得好,见惯草人不提防,二则破阵之后心慌神乱,三则呢,唉,也是枯闻夫人合该命丧于此,因为如果是枯闻夫人跑在前面,战天风即便运起了敛息功,五丈距离内仍是瞒不过枯闻夫人,必会给她发觉,而若离得太远,枯闻夫人反应如电,战天风射出的鬼牙再快,也不一定射得到她,可偏偏是文玉梅等六人跑在前面,六人掠起的风声,将战天风仅有的一点心跳完全遮盖,枯闻夫人竟是全无提防。
文玉梅六个在战天风头顶一晃而过,邓玉星飞得最低,他的脚差一点都踩到了战天风脑袋,这个样子竟然也没发觉战天风的存在,没办法,慌神了,也实在是没想到战天风这个鬼会躲在这里,六人过,随后是枯闻夫人,战天风可不敢让枯闻夫人靠得太近,看看隔着三丈左右,战天风默念一声放,两枚鬼牙齐射出去,一枚射进了枯闻夫人小腹,胸腹目标大啊,战天风担心射不中呢,另一枚则是瞄的枯闻夫人咽喉,却从枯闻夫人的下巴处打了进去,直射进枯闻夫人嘴里。
枯闻夫人身子一震,眼睛蓦地瞪大,下巴处打进了鬼牙,却仍能狂叫出声:“战天风。”感应鬼牙射出的方位,反手就是一剑。
她功力超绝,虽连中两枚鬼牙,其中一枚打的还是要害,却也并没能一下要了她的命,而她这一剑,却运足了十成功力,且以神意感应,气机牵引,在正常情况下,绝对可以刺中战天风,战天风必死无疑。
不过战天风天生是个鬼,以任何正常情形去想他,都是不正常的,战天风早知刺杀枯闻夫人这样的顶尖高手危险之极,也早有防备,鬼牙一离手,左手立即伸进怀里,抓住了预放在怀中的灵龟甲,急念口诀,身子倏的一下,给吸进了龟甲中,枯闻夫人这必中的一剑,竟是刺在了空处。
战天风一放鬼牙,文玉梅等六个立时察觉,回头见枯闻夫人中了鬼牙,个个惊急狂叫:“师父。”一齐停步回掠来扶枯闻夫人,这却恰好给下面的箭手做靶子,机簧一响,下面两千具手弩瞄着七人便一齐放箭,那箭雨之密,也就不必形容了,只可怜枯闻夫人一代宗师,刹时给射成了一只超级刺猬,连带文玉梅等六人也是一模一样。
便是那小小的龟甲,也连中了数十箭,给射得直飞上半空中,再摔下来,摔了个昏天黑地。
战天风从龟甲中爬出来时,白云裳等人已追来了,白云裳正在四面找他,看到战天风,白云裳急掠过来,道:“风弟,你没事吧?”
“我没事。”战天风甩甩头,四下一看:“枯闻夫人他们呢。”
枯闻夫人师徒七个尸体四处散落着,每个人身上至少也钉着上百枝箭,真的象一只只箭猪一样,白云裳不由的念了声阿弥陀佛,鬼狂等人却有些发呆,似乎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“无闻庄完了。”鬼狂叹了口气:“一代宗师,落得如此下场,却又是何苦。”
无天佛却不吱声,一张胖脸宝像庄严,不知在想什么?不过细心人仍可在他眼角看到隐隐的震惊,他虽修为深湛,有些东西却仍能撼动他的心神。
便以他与白云裳鬼狂合力,想杀枯闻夫人也绝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更何况枯闻夫人是师徒七个,这是何等强悍的实力,却就死在了战天风手里,若非亲眼所见,打死无天佛,他也不会相信。

“臭小子,我就知道你在弄鬼,原来在这里暗设了箭阵。”壶七公扯着胡子,忽地怒视了战天风道:“这么好玩的游戏,你为什么不叫上我?”
“下次一定叫上你老?”战天风嘻嘻笑。
“放屁。”壶七公一脚就踹了过来:“这世上有几个枯闻夫人啊,还下次。”
“那就没办法了。”战天风忙躲到白云裳身后,他嘻嘻笑,白云裳却笑不起来,牵了他手,道:“风弟,别闹了,叫人好生葬了枯闻夫人师徒吧。”
战天风明白白云裳心中的惺惺相惜之意,无论如何,枯闻夫人都是值得尊敬的对手,点点头,道:“好吧。”派人找了几具棺材来,葬了枯闻夫人师徒七个,却又命赤虎围了无闻庄,将不及逃走的无闻庄弟子仆人及皆逮了,战天风怀疑苏晨可能在枯闻夫人手里,但问了所有的人,问不出半点蛛丝马迹,又请壶七公将无闻庄翻了个底朝天,也没发现什么,只得作罢。
“我开始就觉得晨姐不可能在枯闻夫人手里,果然是这样,可掳走晨姐的,到底是什么人呢?”战天风大是丧气。
壶七公道:“那神秘人后来没再出现过?”
“没有。”战天风点头:“除了荷妃雨以晨姐之名骗过我一回,再没有任何人打过晨姐的招牌了。”
“有没有可能就是荷妃雨?”壶七公问。
“不能说完全没有可能。”战天风搔头:“但不能说荷妃雨借了一次晨姐的名字就说是她,因为晨姐失踪很多人都知道,利用一下晨姐的名字骗骗我,任何人都做得出来。”说到这里微微一顿,眼中露出迷惘之色,道:“最主要的,荷妃雨对我好象没有特别的敌意,反而帮了我几次大忙,尤其对付天欲星那次,她不但帮了我,可以说还帮了云裳姐,后来虽然她想害死云裳姐,可仅对我来说,她并不想我死,所以才借晨姐之名引开我,这是师父说的,绝不会错。”
“是啊。”白云裳点头:“掳走苏晨,主要的目地应该是对付风弟,可荷妃雨对风弟也确实好象没有多少敌意。”
商讨不出结果,大队返回天安,鬼狂当夜便回九鬼门去了,甚至没和战天风打一声招呼,他拿着架子呢,加上还恼了战天风,战天风也只有苦笑,白云裳劝战天风就势去九鬼门接了鬼瑶儿来,战天风却摇了摇头,道:“瑶儿是个很骄傲的女孩子,要么就不疑她,即然怀疑了她,不还她个清白,这么糊里糊涂的去接她,她再爱我也是不会来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