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请 登录注册
第3节 3
白云裳点头:“也是,看来只有先找到苏晨了。”
壶七公却也跟着战天风回天安去,战天风奇了,道:“七公,你不回去陪你的小娇娇啊?”
“我先陪你这个小混混不行啊?”壶七公翻眼。
“行啊。”战天风嘻嘻笑:“不过我和我姐亲热,你可不许偷听,我可知道你贼耳最灵呢。”
没想到他会说这个,白云裳大羞,狠狠的掐了战天风一把,这一把有些重,战天风做鬼叫:“姐啊,你仙子一样的人儿,别跟那些大屁股村姑学好不好,啊呀,痛死人了。”白云裳一张玉脸越发羞得通红。
壶七公却翻起眼珠子哼了一声:“省省吧,没用的家伙。”他贼眼灵光,自然看得出白云裳仍是处女之身,这话可又羞着了白云裳,瞪他一眼。
对白云裳,壶七公还是有些怕,忙扯开话题,对战天风道:“战小子,你这回是真要做天子了是吧。”
说到做天子,战天风却有些愁眉苦脸起来,瞟一眼白云裳道:“我姐让我做的。”
做天子而做到他这副嘴脸,可也真是稀有了,壶七公若不是和战天风混得久,一定以为是他是故意矫情呢,他了解战天风,却只有大翻怪眼。
“怎么着,你老是要三呼了万岁才回去见你的小娇娇啊?”
“呼你个头啊。”壶七公哼了一声:“老夫给你一脚?”
“天子你也敢踹?”战天风笑:“你不怕焦统领跟你急啊。”
“老夫拍天子马屁不行啊?”说到焦散,壶七公到笑了:“那傻小子。”
逸参每日都有快马传递朝政事务,知道拿到了传国玉玺,立请战天风盖了玉玺,传谕天下,战天风便叫壶七公拿传国玉玺出来盖了章。
为什么是壶七公拿传国玉玺出来呢?不是壶七公一直藏着,壶七公把传国玉玺给战天风,战天风要白云裳替他拿着,白云裳说传国玉玺乃天下重宝,只有天子才配持有,让战天风自己拿着,战天风只好自己揣着,可盖得两次章,掏出掏进的,这小子烦了,便封壶七公做了掌印大夫,专替他掌印盖印,所以印在壶七公身上,壶七公到也乐意,壶七公一手好书法,草诏也是他,战天风念,他写,有时他有不同意见,两个还要争上两句,打打骂骂,嘻嘻哈哈,天大的事却当做小儿的玩闹,白云裳在一边看着,也只有摇头叹气了。
“风弟绝不是那种沉毅稳重的人,但只要保持他这种本性,他就一定会成为一代英主明王。”白云裳心中越发的清明起来。
逸参得到盖了重宝的诏书,飞马传诏天下,先前战天风手中没有传国玉玺,天下诸候表面臣服,心中仍有几分观望之意,待看到盖了重宝的诏书,便再无人敢生二心。
比逸参的马跑得更快的,则是江湖的传言,战天风率白云裳鬼狂无天佛大破三绝阵,枯闻夫人师徒七个加上钱不多全死在阵中,这个消息象惊雷一般轰传天下,几天功夫,天朝的每一个角落几乎都传到了,也震撼了每一个江湖人的心。
战天风要做天子,佛门不服,玄门不服,江湖枭霸豪杰更多有不服,但听到这个消息,再无人吱声。
便是与枯闻夫人走得最近的古剑门修竹院也无半丝声音传出,古剑门山门紧闭,修竹院竹影空摇,两派弟子绝迹江湖。
一钱会则一夜解体,地盘尽为九鬼门接收,门中弟子小半逃散,大半就势归附了九鬼门。
这中间的事,战天风是不知道的,船行一段,上岸,到鹊桥山庄,曲飞桥父女已回来了,把冷月娇遗体也运了出来,葬在了曲家祖坟中,壶七公把图还了曲飞桥,再封了牛二愣一个王,也没久呆,复又上船,消消停停驶向天安来。
回到天安城,战天风登基的事便正式提上了日程,这可是件天大的罗嗦麻烦事儿,不过反正不要战天风操心,他只要摆个天大的架子搂了白云裳喝酒就行了,让他头痛的,是找不到苏晨,苏晨找不到,就不好去接鬼瑶儿,而没有得到师门同意,白云裳也不能正式嫁给他。
说到这件事,战天风真急了,求白云裳:“姐,咱们别的事都放下,先上白衣庵去,征得了你师叔的同意,把你嫁给我吧,要不我一个光棍皇帝有什么意思啊?天下人看着也要笑我啊,堂堂天子,老婆都捞不到一个,那也太寒酸了是不?”
他一脸天愁地惨的样子,到把白云裳逗笑了,想了想,却还是摇了摇头,道:“风弟,不行啊,就算征得了我师叔同意,你也不能先封我做皇后的。”
“为什么啊?”战天风不明白。
“你想啊,苏晨下落不明,身处险境,你封了我做皇后,她以后知道了会怎么想,会不会伤心呢?”
“晨姐是会伤心。”战天风搔头:“可找不到她怎么办啊?”
“还有鬼瑶儿,本来就伤着心呢,你不去接她也不管她,就先娶了别的女人,她又会怎么想?”
她这一说,战天风真的傻眼了,苏晨下落不明还好说一点,鬼瑶儿那里是绝对说不过去的,一时就只有唉声叹气了。
战天风想哭的时候,荷妃雨突然来了。
当时是夜里,战天风和白云裳在御花园里谈笑赏月,白云裳全部心神都放在战天风身上,没去留意外面,但荷妃雨的灵花却没能瞒过坐镇外宫的无天佛,挺身拦住,他的佛号惊动了白云裳战天风两个,战天风看到荷妃雨,眉头一皱,道:“无天大师,放她过来。”
荷妃雨哈哈一笑,飘身过来,看着战天风,道:“战兄好手段啊,短短数月,天下尽在掌中,妃雨佩服。”
她笑,战天风却是冷眼相向:“你来做什么?上次你使奸计差点害死了我云裳姐,这次又想玩什么?告诉你荷妃雨,你害过我云裳姐一次,你我之间的交情便再无点滴剩下,可别逼我真的起心对付你。”
“战兄煞气越来越重了。”荷妃雨点头:“不过也是,以白云裳鬼狂无天佛合力没能留得下枯闻夫人,结果师徒七个竟死在你手里,你也实在让人恐惧,不过我这次并没有什么阴谋,我只是来送个人给你。”
战天风心中一跳:“晨姐在你手里?”
“战兄反应好快。”荷妃雨一笑,手指一弹,一朵黑莲花炸出,迎风变大,绽放,苏晨果然斜身跪坐在花中。
“晨姐。”战天风喜叫一声,跨前一步,却又猛地停住。
苏晨背后还有个人,但并不是苏晨的丫头玲儿,而是荷妃雨的黑衣剑婢,一柄明晃晃的剑,正架在苏晨脖子上。
“风弟。”看到战天风,苏晨也是又悲又喜,眼泪哗哗的流下来,身子却是动弹不得。
“晨姐莫哭,有我在,什么都不要怕。”战天风安慰苏晨,转眼看向荷妃雨,眼光微凝:“原来一切都是你在弄鬼。”
荷妃雨仰天狂笑,点点头:“没错,杀木应灵棋的是我,给你送信让你灭了神蚕山庄的也是我,目地很简单,我要称雄,枯闻夫人的实力太强,杀木应灵棋,削弱枯闻夫人的实力,更可让七大玄门分裂,何乐而不为之,至于灭神蚕山庄那就更不用说了。”
这时壶七公也闻声出来了,嘿的一声:“原来那神秘人是你,果然好手段,但你引战小子去天下第一楼,引枯闻夫人来杀他,自己却又来救他,那是玩的那一出?”
“讨好战兄啊。”荷妃雨哈哈一笑:“推倒油瓶再特意去扶起来,战兄才能领情啊。”
“厉害。”战天风大拇指一翘,嘻嘻笑道:“害得我还白起了相思,以为你是喜欢上我了呢。”分清了敌我,他的神情开始轻松起来,但当他笑脸漾开的时候,荷妃雨的凤目却微微一凝,她在战天风身上花了很多的时间和心血,对战天风可以说有了相当深刻的了解,当战天风嬉皮笑脸的时候,就是他的心机最活跃的时候,也是最需要提防他的时候,若是被他的嬉皮笑脸所迷惑或者轻视他,将死无葬身之地。
“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没明白呢。”战天风揪揪耳朵:“对付天欲星那次,你何必要帮我,搭着还帮了我云裳姐。”
“你对我最想不清的,尤其后面还对我有了好感,就是因为那一次是吧?”荷妃雨笑。
“是。”战天风点头:“因为你和我云裳姐本就是对头,让她和佛门分裂,岂非正中你下怀,你又何必帮她呢?”
“还是因为你。”荷妃雨看着他:“你是我种下的树,在你结下果子之前,我不能让任何人砍了它,所以我不能让天欲星毁了你,而白云裳,是停在你这棵树上的凤凰,她和她身后的佛门如果全力支持你,你结出的果实就会更大更甜,只是东海那几个老和尚如此固执,到是出乎我意料之外了。”
“原来你是想让云裳姐挟佛门之力全力支持我,所以不愿她和佛门分裂啊。”战天风终于明白了:“后来在鹰愁涧要害死我云裳姐和东海三僧,就是见佛门不可用,要一网打尽了。”
“不会。”荷妃雨摇头:“白云裳是你身边最锋利的一把剑,我不会害死她的,当天只要她往上冲,我就会放她走,顺便再做一个天大的人情给你,我已用九鼎挑起了内战,有白云裳在你身边,你最终会出手平定内乱夺取江山,那才是我摘果子的时候,而你的表现果然远超我想象之外,短短数月间,竟然把内乱外患一起扫平,甚至连枯闻夫人也给你收拾了,了不起啊战兄,我一生不服人,但却真的佩服你。”
“还是你厉害吧。”战天风嘻嘻一笑:“行了,现在树长大了,果子满园了,摘吧,想怎么个摘法儿?”
荷妃雨凤目微凝,深看着战天风,道:“战兄,有一句话,我要和你先说清楚,你是爱美人不爱江山的人,而我要的,只是江山而已,现在的情势,江山在你手里,而你的苏晨在我手里,我今天来,是想以最平和的方法和你交换,苏晨还给你,你把江山给我,我们各取所需,你若另动心机,万一伤了苏晨,你莫怪我。”
“行啊,我还怕你另动心机呢。”战天风笑。
“不要。”苏晨急叫:“天风,不要和她换。”
“晨姐。”战天风看向苏晨:“你要我看着你死,然后天天坐在那张烂椅子上去做木头菩萨吗?不,晨姐,也许别人把天子之位看得比天还重,但在我心里,那张烂椅子还及不上你一根头发。”
“天风。”苏晨心中感动,痛哭出声。
战天风又转头看向白云裳,道:“云裳姐,你别怪我,我是个自私的人,天下的事我真的管不了,我惟一盼望的,就是和你、晨姐、还有瑶儿三个在一起,喝喝酒,吃吃狗肉,其它的真的想不了太多。”说到这里微微一顿,又道:“而且你担心的是天下百姓的福祉吧,谁当天子并不重要是不是?那荷妃雨当天子绝对比我当天子要强,我在战场上无往不胜,只是一点小聪明再借了几位师父的智慧再加上一点点运气,而说到治国,其实我真的不拿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