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请 登录注册
第4节 4
早在西风那次,荷妃雨以留梦珠让战天风做梦,白云裳就知道了战天风的选择,虽然白云裳本心里并不愿意战天风拿江山来和荷妃雨交换苏晨,但她知道,绝不能阻止战天风,而且战天风的重情义轻权位,也让她感动,点点头,道:“风弟,我理解的,我不拦你。”
战天风最怕的就是白云裳反对,白云裳点头,他一颗心立时就松了下来,道:“云裳姐,谢谢你。”转头看向荷妃雨:“行了,换了,放了晨姐吧,我率天军出关,以后逍遥山水,天下是你的了,烂椅子你慢慢坐,烂摊子你也慢慢收拾吧,不过我警告你,不要再玩花样,否则我能把天下让给你,也能再抢过来。”
其实荷妃雨和战天风一样,最怕的也是白云裳反对,苏晨在战天风心里很重要,可白云裳在战天风心里也同样重要,这一点荷妃雨是非常清楚的,所以白云裳点头,荷妃雨也重重的舒了口气,不过神志可一点不敢放松,看着战天风道:“战兄放心,只要交换成功,我绝不会再起花样,但有一点请你理解,我现在还不能放苏晨。”
“为什么?”战天风眼光一凝:“天下都给你了,你还想要什么?”
“我不想要什么了,但我必须要保住我得到的东西。”荷妃雨紧吸着战天风眼光:“战兄,你是个非常厉害的人,如果这么简单的凭一句话,我是不敢放人的,我必须要一些东西来保证。”
“你要什么做保证?我给你写张保书?”
“不是。”荷妃雨摇头:“两样,一,我要先借龙珠吸取九鼎龙气,你实力太强大,天军不说,白云裳,无天佛,鬼狂,都是一代宗师,枯闻夫人加钱不多莫归邪都死在你手里,我可不是对手。”
“龙珠和九鼎不早就在你手里了吗?难道还没吸龙气?等什么啊?”战天风怪叫:“不是要等着我给你喂吧,可我也喂不进啊。”
荷妃雨深看着他,摇头:“战兄,你瞒不了我,九鼎上你一定弄了鬼,所以阎世聪才会给火龙喷火烧死。”
战天风知道她猜得出来,她即然猜到了,否认也没用,战天风哼了一声:“那你要怎样?”
“请你助力,助我吸取龙气,如果我被火龙烧死,那么苏晨就要给我抵命了。”
“算你狠。”战天风冷笑一声:“这是一,二呢?”
“吸了龙气后,我会放了苏晨,但在放她之前,我会在她体内种下同命蛊,与她生死同命,我死她死,我活她活。”荷妃雨说着微微一顿:“我知道你是万异门的总护法,万异门虫堂是玩虫的大师,但这同命蛊与一般的蛊不同,除了虫主,任何人用任何法子都无法驱除。”
“那晨姐岂非一世受你的控制?”战天风惊怒交集。
“十年。”荷妃雨看着他:“我只要十年时间,江山稳固了,立刻解了她体内的蛊。”
“谁知你说话算不算数?”战天风嘿嘿一笑:“未必十年后你就不怕我率天军再把江山抢过来?”
“挟整个天朝之力,以十年时间尚不能与你一拼,那我也真是个废物了。”荷妃雨下巴微抬:“至于说话不算数,你放心,下蛊前我会以黑莲花设下灵咒,若违誓言,灵咒自应,人灭莲枯。”
战天风略微一想,概然点头:“行,就是这样,你放九鼎出来,吸取龙气吧。”
“战兄,说话算数,不许反悔。”荷妃雨不动,深看着他:“若有异动,以至我做出什么事来伤了苏晨,你莫怪我?”
“有什么反悔的。”战天风一笑:“说句实话,我其实真不想做这天子,换你来做,我反到松了口气,当然,给你这么硬抢了去我也是不舒服的,不过晨姐回来了就好了,我只是提醒你,你莫要再乱动就好了,真把我逼急了,你会后悔的。”
荷妃雨凝神注视着战天风眼睛,相信他说的是真心话,神情一松,道:“好,一言为定,我这就放出九鼎,请战兄助我一臂之力,吸取龙气成功,我种下同命蛊后,立即把苏晨还给战兄。”
“行了,你快点儿吧,好生罗嗦。”战天风不耐烦了。
“天风。”苏晨抽泣着叫。
战天风走近两步,安慰她道:“好了晨姐,莫哭了,只要我们能在一起就好,你说是不是,你可是我的宝贝呢,一张烂椅子能把你换回来,我不知占了多大的便宜呢,乖,听话,不要哭了。”说到这里,眨了下眼睛:“今晚上我可要吃红烧肉呢。”
苏晨俏脸羞红,乖乖的点了点头:“嗯。”
“战兄,请你先退开数步。”荷妃雨说着看向苏晨身后那剑婢:“若看情形不对,立即杀了苏晨。”
“是。”那黑衣剑婢手中剑一紧,脆声答应。
战天风咬了咬牙,只得先退回来,斜眼看着荷妃雨,荷妃雨迎着他目光,微一拱手:“战兄,得罪莫怪,现在你能不能先告诉我,你到底在九鼎上弄了什么鬼?为什么九鼎九龙只能出来八条?”
战天风知道瞒也无用,也不想瞒,道:“九鼎上有九把困龙锁,能锁鼎中九龙,其中的一把锁给我锁上了,那条龙出不来,所以另八条龙发怒,烧死了阎世聪。”
“原来如此。”荷妃雨恍然大悟:“鼎上竟然是有困龙锁的,你要不说,我还真想不到呢。”
皇家的御花园极大,荷妃雨找一块空地,放出九鼎,眼一扫便看到了其中一只鼎上的特异之处,道:“龙嘴中叼的铜环就是困龙锁?”
“是。”战天风点头,也不要荷妃雨催,过去开了困龙锁,荷妃雨大喜:“多谢战兄成全。”
战天风嘿嘿一笑:“这是你手段厉害,谢就不必了。”
荷妃雨不再吱声,跃入九鼎阵中,盘膝坐下,放龙珠之先,却又扫一眼苏晨,复看向战天风,战天风不耐烦了,道:“行了,你就放珠吧,我不怕你反悔,但我说话也一定算数。”
“多谢战兄,得罪之处,还望见谅。”荷妃雨终于放下心来,闭目发功,龙珠缓缓上升。
战天风对她吸龙气不感兴趣,到时担心白云裳,看一眼边上的白云裳,轻声道:“姐,对不起。”
“没事的风弟。”白云裳知道他心中的想法,牵了他手,对他甜甜一笑,道:“你是个重情重义的好男儿,这一点让我非常的开心。”
“姐,谢谢你。”战天风大喜,又道:“姐,你放心,我向你保证,如果荷妃雨做了天子后残暴无良,我自然会起天军收拾她。”
“我相信你。”白云裳用力点头。
这时龙珠已升到尽头,在天空中慢慢旋转,天上的月光似乎都给龙珠吸尽华彩,龙珠白光耀眼,九鼎青光罩青光熠熠,那一轮明月反显得十分的黯淡,这时只等荷妃雨激发龙珠之气射入九鼎,便可引出九龙,吸取龙气。
时当夏未,御花园中花草开得很盛,荷妃雨盘坐处是一块草地,不知名的小草蔓生在她周围,这本来是再平常不过的景象,谁也不会多看一眼,但就在龙珠升到尽头开始旋转,荷妃雨即将激发珠中龙气的一刻,荷妃雨身周的小草突地疯长起来,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结成一个草蓬,一下子把荷妃雨罩在了草蓬里。
战天风心中一跳,先不看荷妃雨,而是急扭头看向苏晨,他扭头时,已只能看到苏晨的一点衣角,在苏晨身前出现了一朵花,那朵花一下就把苏晨吸了进去,随即缩小钻进了地底。变生仓促,那剑婢还没反应过来,还在看荷妃雨呢,待得惊觉,连花带人都已无影无踪,一时惊得俏脸惨白。
“师父。”花中藏人钻进地底的情形,战天风上次经历过,可又难以置信,万异公子灵光明明已经散了啊。
便在他的叫声中,万异公子现身出来,叫道:“战小子,发什么呆,收了龙珠啊。”
“师父,真的是你。”战天风惊喜狂叫,急跃而起,掠向龙珠,中途念动口诀,收了龙珠,龙珠一入手,脑中忽地现出幻影,只见一个龙首人身的异物,环眼怒目,身高丈余,向他躬身抱拳:“鼎奴见过主人。”
“原来龙珠里面还藏着这么一位老兄啊。”战天风刹时间明白了拿到龙珠就能放鼎收鼎的原因,急道:“收了九鼎。”
“鼎奴遵命。”鼎奴一抱拳,闪身不见,空中现出装鼎的袋子,其中一个鼎立即开始变小,飞入袋中。
小草一结成草蓬,荷妃雨立时惊觉,惊怒交集,反手取剑扫向草蓬,想要破蓬而出,但那草蓬其实不是一般的草,而是万年古林的灵根所化,荷妃雨竭尽全力的一剑竟是斩之不断,大惊之下,身子一旋,现出本命灵花,乃是一朵黑莲花,黑莲花在草蓬中飞速旋转,边旋转,边变大,只一瞬间便长得有十余丈大小,而且还在长大。
黑莲花长大,草蓬也跟着变大,白云裳无天佛等人明白,这是荷妃雨以本命灵花与古林的万年灵根斗法,她若能撑破草蓬,便可脱身而去,若撑不破,那就要给万异公子生擒活捉了。明白是这个理,可白云裳无天佛却只能在边上看着,不好帮手,没办法,万异公子辈份实在太高,他若不出声,别人是不好给他帮忙的,到是战天风这种油条全无顾忌,只是他却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给万异公子帮忙。
这中间说来罗嗦,其实极快,只一瞬,黑莲花又长大了一圈,比御花园中的那亭子还要高大了,随即怦的一声,草蓬一炸,一道黑光射出,荷妃雨已冲了出来,她速度太快,边上的白云裳无天佛都来不及截击。
荷妃雨在数十丈外现身出来,功败垂成,她一张脸青白若厉鬼,狠狠的盯着万异公子:“万异公子,你不是灭灵了吗?怎么又出来了?”先前用力过度,加上心情激愤,她声音有几分嘶哑,象是从岩缝中硬挤出来的冷风。
“谁说老夫灭灵了?”万异公子哈哈大笑:“你这小丫头,上次以灵花之形骗过老夫,偷入万灵塔,我万异门差点就毁在你手里,若不给你点报应,你也不知道敬老。”
“原来上次你是故意那么说的。”荷妃雨明白了,鼻翼翕张,身子更是微微颤抖,愤怒便如激涌的火山岩,只想破体而出。
她为今天,付出了巨大的心血,而且确实已经成功了,她制住了战天风的死穴,战天风再狡诈十倍也不可能挣得出她的手心,却没想到败在万异公子手里。
“没错。”万异公子哈哈笑:“老夫知道你借灵花在崖下偷听,所以故意说功散灵灭,逗你玩玩,其实那中间有一个极大的破绽,只是想不到以你的精明和战小子的滑头,竟然都没有看出来,哈哈哈,好玩,过瘾。”
他这会儿,竟然很有点老天真的味道了,战天风大是好奇,道:“师父,什么破绽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