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请 登录注册
第5节 5
壶七公写完诏令,盖上传国玉玺,快骑连夜送往各诸候国,鬼冬瓜也同时把命令传了下去,九鬼门传讯之法,远比快骑要快得多,几乎是一夜之间,消息就已传遍江湖。慕伤仁也是连夜行动,他的人领路,李一刀手下两万精骑,如狼似虎,将天安城周遭千里方圆内所有的和尚尼姑尽数抓进了天安城。
一夜之间,天朝天摇地动,所有接到诏令的诸候王虽然都有些莫名其妙,却没有任何人敢违令,都是即刻行动,整个江湖也象一锅开水一样沸腾开来,无数双眼睛看向天安城,有好奇,有猜测,也有惊惧,战天风所能动用的力量,实在过于可怕。
在第五天,得到消息气急败坏的东海三僧和清砚神尼就到了天安城。
鬼瑶儿一身白衣,脸上更没有半点血色,她慢慢的一个一个的看向东海三神僧和清砚神尼,眼光最后落在了清砚神尼脸上,道:“你就是清砚神尼?是你逼走白云裳,最后害了我丈夫?”
“阿弥陀佛。”清砚神尼宣了声佛号,没有吱声,白云裳的死,对她打击很大,她的脸上,同样没有半点血色。
“鬼瑶儿,你想做什么?”破痴狠狠的盯着鬼瑶儿,厉声叫。
鬼瑶儿眼光迎向他,久久的看着他,好一会儿才道:“我要灭佛,将佛门在天朝彻底灭绝。”她的声音很轻,但却是那样的坚决:“拆了所有的庙,打烂所有的菩萨,杀光所有的和尚和尼姑。”
“你灭不了佛的,你绝对做不到。”破痴气急厉叫。
“我已经在做了。”
“你会下地狱。”
“我现在就站在地狱中。”鬼瑶儿眼中象有火在燃烧:“天风没有了,人间对于我来说,就是地狱。”
破痴突然就象一只泄了气的皮球,呆张着嘴,再也做声不得。
德印潮音也都可看着鬼瑶儿,她的眼光是那样的阴冷,让他们彻骨生寒。
“但我也可以不做这一切。”鬼瑶儿眼光扫过三僧。
德印潮音眼光齐齐一亮:“你要什么?”
“很简单。”鬼瑶儿向清砚神尼一指:“你,嫁给他们。”鬼瑶儿又向东海三神僧逐一点过:“听清了,是嫁给他们三个。”
“你说什么?”清砚身子重重一抖。
“没听清吗?”鬼瑶儿转眼看向她:“那我再说一遍,你,嫁给他们三个,并且在十个月内,必须要生下小孩。”
“你疯了你。”清砚一脸羞怒。
“我给你们三天时间考虑。”鬼瑶儿从清砚脸上看到三僧脸上,眼光中一片冰寒:“三天后的午时三刻,如果你们不答应,我就每天杀一百名尼姑两百名和尚拆十座庙。”
“阿弥陀佛。”德印宣了声佛号:“你如此逆天妄为,必遭天谴。”
“天谴。”鬼瑶儿霍地仰天狂笑起来:“天有眼吗?天无眼啊,我的丈夫是多么好的人,天却让你们害了他,天无眼啊,佛也无眼,我可怜的晨姐,即便在这几天还在天天烧香拜佛,求佛祖保佑天风,可她就不知道,那泥巴菩萨是没有眼睛的。”
“天无眼,我就逆天。”鬼瑶儿猛地向天一指,长发激扬:“佛无眼,我就灭佛。”
所有人都给她狂暴的气势震住了,整个皇宫内外,鸦雀无声。
“你们无眼。”鬼瑶儿的指头移下来,指向三僧和清砚神尼:“我就让你们生----不----如-----死!”
最后四个字,她一字一字说出,指头也一下一下点过,三僧和清砚神尼都有一种感觉,当她的指头点过来时,便如天雷劈过,四人的身子都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。
四人也终于知道了鬼瑶儿让他们这么做的意思,鬼瑶儿就是要报复他们,要给他们最大的羞辱,要让他们生不如死。
三僧再也说不出一个字,这些天,破痴一直很得意,但这会儿,他脸上再没有了半丝血色,而德印潮音眼中更显出苍惶的神色。
他们慌了。也怕了。
三天眨眼即过。
皇宫外,两百名和尚一百名尼姑五花大绑,跪倒在地,每人身后是一名赤着上身的刀斧手,李一刀站在旁边,两眼暴睁,在他身后,是整齐排列的甲兵和箭已上弦的轻车弩。
鬼瑶儿脸上却没有半点表情,她只是默默的站着,默默的看着远处的天空。
午时到,身影连闪,德印三个和清砚神尼落在了鬼瑶儿面前,四人脸上都没有半点血色。
三天时间里,四人绞尽脑汁,却没能想到办法,鬼瑶儿手握重兵,天军威摄天下,皇宫中不但好手如云,更有鬼狂无天佛这样的绝顶高手,她的力量实在太大了,佛门根本无法对抗。
鬼瑶儿冷冷的看着三僧和清砚神尼,不吱声,她的眼光里,没有半点暖意。
三僧和清砚神尼彻底绝望。心中没有暖意的人,不会畏惧,也绝不会通融,你吓她没有用,求她也没有用。
“我们答应你。”清砚神尼咬牙:“请你放了他们。”
“那就恭喜四位了。”鬼瑶儿冷哼一声,手一挥:“李一刀,放开他们,也把牢中所有的和尚尼姑放出来,都去大校场,同时通知城中百姓都来观礼,一尼嫁三僧,稀奇呢,大家都来看看吧。”
“好啊。”李一刀大声答应:“这样的稀奇把戏,可是千古罕见呢,一定万千的人看。”
三僧和清砚神尼四张脸红了白白了红,却只能僵立着,边上又过来丫环,竟还给三僧穿上了大红喜服,给清砚神尼蒙上了红盖头,四人只能任由摆布,破痴眼中几乎要滴出血来,但发着白光的鬼头刀却让他攥紧的拳头只能空自颤抖。
到大校场,三僧与清砚神尼并排而立,城中百姓闻风都赶了过来,一时间人山人海。
“吉时到。”壶七公猛地扬声高叫:“今日神尼配神僧,稀奇配古怪,就由老夫亲自唱礼了,一拜天地。”
“什么稀奇配古怪?”一个声音忽然远远传来。
“战小子。”壶七公一愣,猛地转身,远远的两条身影闪电般掠来,一男一女,手牵着手,正是白云裳和战天风。
“七公,瑶儿,你们在玩什么啊,什么东西稀奇配古怪。”战天风嬉皮笑脸,一眼看到穿着大红喜服的三僧,眼睛可就瞪圆了,大笑道:“怎么着,原来你三位今日娶媳妇啊,这个到还真是罕见了,有趣,好玩。”
他自说自笑,所有人却都是目瞪口呆,这时清砚神尼也闻声扯下了红盖头,白云裳一眼看见,惊叫一声:“师叔。”
这下子战天风也吓一跳,叫道:“怎么新娘子是你啊,白衣庵的掌门神尼嫁给东海三神僧,这个,这个。”他看向壶七公:“七公,你这老狐狸到底在玩什么花样啊。”
他不明白,壶七公更不明白:“你不是进了天地洪炉吗?怎么还能----还能-----。”
“什么怎么还能,你以为我死了啊。”战天风哈哈笑:“也是,别人进了天地洪炉,那一定是个死,可你忘了,我身上有九鼎啊,哈哈,我一进炉,炉中火龙喷火要炼我,我当时刚好把龙珠亮出来,结果九鼎忽一下全出来了,布阵把我和云裳姐护在中间,然后九龙齐出,和炉中的火龙亲热得不得了,玩了几天,是七天吧,炉门自己开了,就把我们放出来了。”
“竟有这样的事。”壶七公猛扯胡子。
“想不到吧。”战天风一脸得意,一转眼,终于留意到鬼瑶儿神色不对,叫道:“瑶儿。”晃身要过去,鬼瑶儿却一伸手:“不要过来,你到底是谁?”她眼中竟是充满怀疑之色。
佛门广大,深山古泽中,往往有外界全然不知的高僧隐居,而鬼瑶儿拆庙灭佛,必然会激起整个佛门的愤怒,所以鬼瑶儿虽对东海三僧步步紧逼,心中却也一直在提防着,现在的战天风,她只以为是佛门中什么高僧以佛门秘法幻化的,虽然战天风的一言一笑都是以前的老样子,可她还是怀疑。
她这一说,壶七公也一愣,盯着战天风上看下看,竟也以为战天风是个假的。
“什么呀。”战天风哭笑不得,眼珠一转,对鬼瑶儿道:“我说件事你听。”凝音将一句话送到了鬼瑶儿耳中。
他说的,是鬼瑶儿身上的一个秘密,这个秘密除了战天风,再没第二个人知道,包括她的父母。
“天风。”鬼瑶儿一声喜叫,猛扑进战天风怀里,死死的抱住了他,放声痛哭。
“好瑶儿,乖瑶儿,我没事。”战天风反手抱着她,柔声抚慰。
白云裳到清砚神尼面前跪下,道:“师叔,弟子不孝------。”
“你不必说了。”清砚神尼铁青着脸打断她的话,道:“是你们赢了,就让战天风做天子吧,我也管不了了。”说着抽身要走,白云裳却猛伸手拉住了她衣袖:“不,师叔,我和天风说好了,他不做天子,天子还是玄信做。”
“什么?”清砚神尼猛地转身:“你说真的?”
“弟子绝不敢哄瞒师叔。”白云裳用力点头:“只求师叔许婚,成全弟子与天风的姻缘。”说到这里,她转头对战天风道:“天风,你过来,跪下。”
战天风点点头,对鬼瑶儿道:“瑶儿,我不做天子了,以后天天陪你,好不好?”
“嗯。”鬼瑶儿用力点头:“我只要你,其它什么都不要。”她脸上还有泪,却已是笑靥如花,战天风去她脸上嗒的亲了一口,亲得鬼瑶儿满脸桃花,始才到清砚神尼面前跪下,叩头道:“求师太许婚。”
清砚神尼犹有些不信:“你真的愿意放弃天子的宝座,让玄信做天子?”
“是的。”战天风点头:“只要师太允许云裳姐嫁给我,我立即带云裳姐几个找地方隐居去,天军也立马撤出关外。”
清砚神尼看向德印几个,德印潮音脸上都有喜色,破痴却是一脸惊异不信,看清砚神尼望过来,德印潮音点了点头,齐宣佛号。
“阿弥陀佛。”清砚神尼也宣了声佛号:“你有此心,善莫大焉,我答应你了。”
“多谢师太。”战天风狂喜叩头,起身,拉了白云裳鬼瑶儿的手,笑得见眉不见眼:“不要做天子,太好了,我以后就可以天天睡懒觉,夜夜进新房了。”
白云裳鬼瑶儿都是又羞又喜,满脸桃红,壶七公却是扯着胡子笑骂:“这臭小子,也真是个稀有怪物了。”
远远的,得信的苏晨正急奔而来,战天风忙牵了两女迎上去-------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