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请 登录注册
第1节 尾声
“南园春半踏青时,风和闻马嘶。青梅如豆柳如眉,日长蝴蝶飞。
花露重,草烟低,人家帘幕垂。秋千慵困解罗衣,画梁双燕栖。”
琴音散去,傅雪推琴起身,抚着大肚子,有些歉意的道:“两个月不摸琴,手都生疏了。”
壶七公忙近前扶了她手,笑道:“哪里,我听着,却是越来越入境了呢。”
“马屁精。”战天风哼了一声,看鬼瑶儿也以手抚着肚子,忙也过去扶着,道:“还是我老婆的歌声更动听。”
“你还不是一样的马屁精。”壶七公也对他大大的翻个白眼。
两女咯咯娇笑,鬼瑶儿却忽地一皱眉,啊呀叫了一声。
“怎么了?”战天风慌了:“肚子痛吗?是不是刚才声音太高了伤了胎气?”
“不是。”鬼瑶儿摇摇头:“好象是孩儿动了一下。”
“原来是伸了个懒腰啊。”战天风拍拍胸:“吓我一大跳。”
“什么伸了个懒腰。”壶七公哼了一声:“是小战小子在肚子里拍他老娘马屁呢,一大一小,一对马屁精。”
“不会吧。”战天风鼓眼:“你家小壶七快要生了,才会拍马屁,我儿子不过三四个月,怎么会拍马屁。”
“你小子是天才啊,你儿子自然也是天才了。”壶七公笑。
这时远远传来鬼狂的声音:“壶兄,快来快来,再杀一局,我想出来了,这次必能赢你。”
“能赢我,哈。”壶七公冷笑一声,对傅雪道:“老婆,你和战小子他们先坐一会儿,我去把鬼老鬼杀个落花流水,很快就回来了。”眉花眼笑去了。
“爹也真是的,越老越象个顽童了。”鬼瑶儿笑着摇头:“门中的事撒手不理,却整天和七公来杀棋,真是的。”
“我这里风景好啊。”战天风笑:“山水逍遥,下下棋喝喝酒,比管江湖上那些烂事不强多了。”
“也是。”鬼瑶儿叹了口气,一脸幸福的慵懒,轻靠在战天风身上,道:“也不知是快立春了人懒呢还是孩儿作怪,整天就想睡觉。”
傅雪笑道:“是啊,我也老是贪睡,你们慢聊,我回去躺一会儿。”告辞去了。
“要不你也去躺一会儿吧。”战天风看着鬼瑶儿。
“不要。”鬼瑶儿赖在他身上撒娇:“整天吃了睡睡了吃,都快变成大懒猪了,对了,云裳姐和晨姐快回来了吧,不如我们去码头边接她们。”
“好啊。”战天风笑:“看我们家的两个大神医,这一次又收了多少红包,呵呵。”
那天清砚神尼许婚后,战天风便以花言巧语说服了逸参等人,仍奉玄信为天子,大集天下诸候,约定各罢刀兵,三十年内各国军队不许出国境一步,然后天军撒出关外,七喜国君之位让给了王志,天安城防则交给慕伤仁,玄信封了他做护国大将军,战天风与三女还有壶七公两口子便来了毒龙泽,将九鼎安放在火山口地宫中,就在阎王岛上隐居下来。
清理岛上的什物时,却在药王岛上的药王庙里发现了大批医谱药谱,原来阎晶晶当日话中未尽之意,说的便是阎家的这批医谱药谱,战天风见了不当回事,但苏晨在七喜治国,却养成了特别关爱百姓疾苦的心,见了这批医谱药谱十分高兴,无事便拿来琢磨研读,白云裳与她心性相近,也和她一起看,看得多了,两人不免技痒,便乘了天风号出泽入海,戴了面具给沿海一带百姓治病,别说还真有手到病除之功,沿海一带百姓奔走相告,都说天医星又回来了。
得了神医的名头,两人越发有兴,隔三岔五就出去,以往战天风鬼瑶儿也陪着去,不过这几天鬼狂来了,鬼瑶儿要陪父亲,战天风当然也不能甩手而去,所以这一次他两个就没去。
战天风鬼瑶儿到湖边,远远的一点帆影露出头来,果然是天风号回来了,战天风两个忙迎上去。
到船上,战天风搂着白云裳苏晨各亲了一下,又在两人肚子上摸了一下,道:“这次收获怎么样?治好了多少病人?孩儿没做怪吧?”
白云裳苏晨和鬼瑶儿一样,也都有了身孕,苏晨抚着肚子,摇头笑道:“没有,我们给人治病的时候,孩儿们不知多么乖呢。”
“不过也有人做怪。”白云裳要笑不笑的看着战天风。
“谁啊。”鬼瑶儿好奇心起:“云裳姐,快说。”
“让常老大说吧。”白云裳笑:“当时我们下船看病去了,礼物是常老大收的。”
“什么东西啊。”战天风鬼瑶儿看向常平波。
“是一朵黑莲花。”常平波过来,手中托着个盘子,盘中放着一朵黑莲花:“是一个黑衣女子送来的,并留了话,说是黑莲花问候故人。”
“黑莲花怎么又找来了。”战天风又惊又奇。
“不是黑莲宗主。”常平波摇头:“可能是她手下的一个丫头,对了二少爷,我听远海回来的一些水手说,东去数万里之外的一个海国,数月前突然黑莲花大放,据说国君也换了,换成了个女子,可能就是黑莲宗主。”
“肯定是她。”鬼瑶儿哼了一声:“荷妃雨野心勃勃,知道天朝有天风在,她永无希望,所以到西洋远海,夺了人家江山,也过一把帝王瘾了。”
“原来是做了王来向我示威啊。”战天风笑。
“怕不是示威吧。”鬼瑶儿冷笑:“而是得了江山,突然发现香闺冷寂,想起了你,所以送朵花来,藕断丝连呢。”
“什么啊。”战天风大叫:“我从来也没和她有过什么关系,什么叫藕断丝连啊。”
“那可难说。”白云裳笑:“那次对付巨鱼国,一个月时间里,都是荷妃雨陪着你呢,谁知道你们连还是没连?”
“天啊天啊。”战天风叫起撞天屈来:“根本没有这样的事,你们绝对不能冤枉我啊。”又咬牙:“这个荷妃雨,莫名其妙的送什么黑莲花来,这不是害我吗,常老大,你立即派人把花拿到海里去喂鱼,记住,不能扔在仙女湖里啊,这花邪得很,万一要是生根发芽,以后生出什么黑莲花来,那我更要说不清了。”
“花舍得扔,腰带到是不舍得扔呢。”白云裳斜眼看着他:“也是啊,留着也是个想念不是?”
“什么腰带?”鬼瑶儿苏晨齐问。
“我也不知是什么腰带。”白云裳笑着摇头:“我只知是个胡女送给我们战老大的,那胡女名字可好听,叫什么蜜雪儿,而且约好了要和我们战老大偷情呢。”
原来那日赤虎塞给战天风的腰带,战天风虽是背着身子塞进怀里的,却还是给白云裳知道了,战天风一直放在玄女袋里,说实话早忘了,白云裳这一说才想起来,但他想说是忘了三女肯定是不信的,愁眉苦脸掏出来,三女果然都是一脸酸意,七嘴八舌大发了一通议论,战天风知道说不清楚,索性闷声大发财了。
第二天,那腰带就给拆了做成了风筝线,风筝飘啊飘,战天风躺在苏晨腿上数指头,数着数着不对了,怎么多出一个,细一看,原来是鬼瑶儿伸过来的脚趾头--------!!!


(完)